数字化时代领导者责任(打造数字化时代新生产力底座)

数字化时代领导者责任?●本报记者杨洁“开业界之先河,创行业之标杆”,中国联通软研院院长耿向东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这样描述中国联通IT集约化建设的艰苦历程与创新挑战从中国联通集团党组布局启动cBSS核心系统建设,到2020年底全面建设完成,六年磨一剑,中国联通的数字化转型像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——一场跟传统思维方式、路径依赖的革命,要攻克一个个堡垒,“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”,接下来我们就来聊聊关于数字化时代领导者责任?以下内容大家不妨参考一二希望能帮到您!

数字化时代领导者责任(打造数字化时代新生产力底座)

数字化时代领导者责任

●本报记者杨洁

“开业界之先河,创行业之标杆”,中国联通软研院院长耿向东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这样描述中国联通IT集约化建设的艰苦历程与创新挑战。从中国联通集团党组布局启动cBSS核心系统建设,到2020年底全面建设完成,六年磨一剑,中国联通的数字化转型像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——一场跟传统思维方式、路径依赖的革命,要攻克一个个堡垒,“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”。

支撑4.1亿客户,截至目前,中国联通已经建成了全球电信行业最大规模的核心业务系统,可实现全业务线上化、全渠道OMO协同、全客户价值经营、全订单过程可视、全集团一体化多级联动,助力中国联通转型成为“最便捷、最智慧、最高效、最懂客户”的高品质综合数字服务提供商。

开业界之先河

中国证券报记者:在IT集约化和数字化转型方面,为什么中国联通能走在前列,数字化转型对中国联通的必要性何在?

耿向东:中国联通如今成为最互联网化的运营商,通过IT集约化打造了全集团、一体化、多级联动的“数字化新IT能力”“数字化新业务运营体系”和“大数据智慧赋能”的中国联通智慧运营大脑,畅通了智慧运营体系。之所以走在了全行业、全社会的前面,其实也是顺应行业和时代发展要求,提前布局数字经济能力建设。

2013年9月,中国联通集团党组就决定要以4G为契机、建设全国集中的IT系统,解决过去31省各自为战的局面,支撑互联网时代客户新的需求,实际上也是希望能打造中国联通独有的优势。因为当时在国内三大运营商的市场竞争态势中,中国联通资源禀赋相对较弱,需要换道超车,寻找高质量发展业务、实现公司治理转型的新赛道。

这件事情是开业界之先河的,过去没有人做过,大家都还是以分省运营为主。中国联通各省运营公司一开始也完全不适应,他们主要担心如果系统集中了,还怎么能快速应对省里面各运营商之间激烈的业务竞争。实际上,我们确实承受了非常大的转型压力。

中国证券报记者:在遇到很多阻力压力的情况下,如何继续推进数字化转型?

耿向东:我们曾经面临巨大的市场经营压力,经营发展面临巨大挑战,在这关键时刻,中国联通集团党组还是能坚持战略定力,从没有怀疑过我们会成功,从没有怀疑过数字化转型的方向,所以我们遇到问题,就直面问题,竭尽全力解决问题。

经过梳理,我们发现其实主要是两大核心业务诉求,第一大核心问题是这个新IT系统要能满足一线业务需求快速敏捷支撑的问题;第二大问题是要解决互联网化过程当中系统的稳定性、灵活性和弹性扩展性的问题。

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,我们发现传统的IT架构不能够完全适应我们业务并发性、复杂性需求,就像为保障“双十一”阿里巴巴发展起了阿里云一样。实际上,我们也是被业务场景倒逼,走上了云化的道路。目前,中国联通已经完全实现了去IOE,全面转向了容器化、微服务、DevOps和持续交付为代表的云原生,实现高性能、高可靠和弹性伸缩。

数字化转型要成为生产力

中国证券报记者:数字化转型对中国联通起到了怎样的业务带动效果,能不能促进企业高质量发展?

耿向东:过去运营商应对激烈的竞争状态多是打价格战,但这其实不能带动整体发展。在IT集约化后,我们开始探索互联网化产品运营。2016年11月,中国联通与腾讯合作推出了“大王卡”,因为有了IT集约化的系统基础,“大王卡”一经推出,可以迅速直达全国任何一个省份任何一个县市,极大解决传统IT效率低下问题。否则的话,要一个区域一个区域地对接,每个区域业务规则不一样、IT系统不一样,做不了几个就会精疲力竭。这样合作方跟中国联通进行生态合作,可以做到“一点对接”,实现了中国联通独有的差异化竞争优势。与腾讯合作的“大王卡”迅速获得8000万用户,促进2017年整个集团业务收入回暖,成为我们数字化转型路上的转折点。从那以后,中国联通就走上真正的互联网化转型道路。

我认为数字化转型不光是要建一个新的IT基础设施,这个基础设施还要能成为真正的生产力。数字化转型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这个方向一定是成立的,如果不顺应这个趋势,可能就会在新的竞争中被淘汰。

当然,数字化转型必须仰望星空,更要脚踏实地。企业做数字化转型必须要有清晰的目标和路径,要脚踏实地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,千万不能好大喜功,要把握节奏、找准切入点。正是由于中国联通在2016年、2017年推出互联网产品,业务、IT协同发展,运营、管理相互促进,企业IT和创新同频共振,一步步走上数字化转型的康庄大道。

中国证券报记者:数字化转型前期的巨大投入可能会让很多企业望而却步,从中国联通的案例可以总结哪些企业数字化转型经验?

耿向东: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确很艰难,主要难在思想认知、路径依赖和思维惯性。此外,很多企业过去对IT并不重视,都把IT当作是后台支撑保障部门,并不认为是生产力,但实际上现在已经反过来了,数字化时代,数字化基础设施就是生产力,是核心竞争力。

数字化转型之后,我们才能实施智能化、精细化运营。目前,中国联通已实现了智慧客服,月度话务量达7533万通/年,智能化占比超80%,同时在生产运维上通过智能分析及时发现问题、分析问题并解决问题;在大数据方面,中国联通构建了全国一级的大数据平台,构建近800个数据模型、28000多个数据标签,支撑前端应用百花齐放,在疫情防控过程中取得巨大成效。

构建集中安全防护体系

中国证券报记者:IT系统集中化一方面提升了效率,但也意味着作为网络安全攻击的靶点目标更大了,怎样做好网络安全防护工作?

耿向东:中国联通在集团层面不仅有专业的信息安全部门,还有网络和信息安全工作组和首席安全官。2019年,中国联通开始参加由国家组织的攻防演练,构建横到边、纵到底的“五全网络信息安全体系”,为全面数字化转型保驾增值,同时加速安全服务产品化,推进网络与信息安全从成本投入向价值创造转型。目前,中国联通正在打造一个集中的安全防护体系。

中国证券报记者:中国联通在IT集约化、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在国产信创生态构建上做了哪些工作?

耿向东:国家“十四五”规划对科技创新自立自强提出了明确战略目标和愿景,中国联通从2019年开始进行“信创”的相关工作,当前我们已经完成和华为、中电子等全栈信创云的芯片和操作系统双向适配认证,“一云多芯”已经内部大规模上线。

本文源自中国证券报

,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,与本站无关。其原创性、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分享
评论
首页